您的位置 首页 感悟

斗罗大陆之调教朱竹清h文 Omega被训诫惩罚权

    往日雍容华贵的俏脸,此刻只剩下了,一片苍白与憔悴。

    谁能想到,曾经不可一世的楚门之主,有一天,竟会没落至此!

“侵我炎夏土地,杀我炎黄子孙。”

    “唐韵,你可知死?!”

    天河之下,佳人染血。

    重伤在地的唐韵,只若跌落凡尘的仙子。

    往日素雅的长裙之上,已是殷红点点,污尘满布。

    在她面前,拳皇、剑圣等人巍然而立。

    就这般,俯视着眼前的楚门之主。

    莫孤城愤怒的声音,更是如同九天雷霆一般,悄然炸开。

    寥寥几句,却是杀意汹涌。

    筋脉之中,滔滔元力不住涌动。

    周围的天地力量,也仿若受到召唤一般,朝着莫孤城拳下汇聚而去。

    此时的 莫孤城,就像一张逐渐拉满的劲弓。

    仿若下一刻,就可以对着唐韵射出,那致命的一剑!

    然而,面对拳皇的当头喝问,身负重伤的唐韵,挣扎着用力的抬起了头。

    微风吹起她的额前发梢,露出了她毫无血色的俏脸,竟是那般憔悴。

    好像,风雨中凋谢的花朵。

    眉眼之中,甚至还带着泪花。

    看到唐韵此时的 样子,叶擎天突然愣住了。

    这么多年,从唐韵成名世界武道之后,眼前这个女人,便一直以最高贵雍容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所以,叶擎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唐韵如此柔弱的样子。

    是啊,哪怕平日里的唐韵,是何其的高冷与威严。但当所有的光环褪去,她终究只是一个弱女子罢了。

    有那么一个瞬间,战神竟心生恻隐。

    或许是看到了叶擎天铁汉柔情的一面,唐浩在这时候,却是突然拍了拍战神的肩膀。

    “这是她自找的,怨不得旁人。”

    “我炎夏十万子民的血债,总需要有人去偿。”

    唐浩低声说着。

    叶擎天听到这里,心中刚刚升起要帮唐韵求情的念头,终究还是被压了下去。

    “随便你们吧。”

    “你们三个是武神殿常任殿主,如何处置她,就由你们三个商量吧。”

    “不过,拳皇、剑圣,若有可能,还是尽量饶她一命吧。”

    “趁人之危,总归不是我们炎夏武道的作风。”

    叶擎天看着剑圣三人,缓缓的说着。

    然而,还不待剑圣他们回答,前方衣裙染血的唐韵,却是突然笑了。

    “我唐韵,不需要你们的怜悯。”

    “本门主,愿赌服输。”

    “要杀要剐,任你们处置。”

    唐韵摇头笑着,那凄凉的笑声,仿若秋日里萧瑟的寒风。

    萧索之中,带着无尽悲凉。

    往日那深邃威严的眸子里,此时尽是一心求死的绝望。

    “不过,我唐韵今日之败,不是因为你们炎夏武神殿。”

    “我败给的是自己,是那个负心人。”

    “要怪,就怪我唐韵,看走了眼,看错了人~”

    “若有来生,我不止要荡平这小小的炎阳镇,我更要屠戮景州,踏平整个江东!”

    “不杀尽江东之人,又岂消我心头之恨?”

    正所谓英雄末路。

    自知深陷绝境的唐韵,再无了平日里的清冷。

    此时的她,带着满眼的凄凉与悲戚,凄楚笑着。

    那悲凉的话语之中,却是无尽的失落与委屈。

    “唐韵,看来你是一心求死!”

    “今日,我炎夏武神殿若不杀你,就对不起这十万百姓,更对不起江东亿万子民。”

    唐韵最后的这些话,无疑是彻底的激怒了拳皇等人。

    莫孤城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哪怕到现在了,这个唐韵竟然也没有生出半分的悔意。

    甚至,连一丝愧疚的念头都没有流露出来。

    竟还大言不惭,要杀尽江东子民?

    如此丧心病狂之人,他们岂能饶恕?

    所以,没有再给唐韵任何的机会。

    在话语落下之后,莫孤城便狠狠一拳,直接朝着唐韵胸膛砸去。

    “唐门主,不是我炎夏武道不容你。”

    “而是你,欺人太甚!”

    “今日,我武神殿便替天行道,斩了你这魔头!”

    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

    若是唐韵有个道歉知错的态度,碍于楚门之威,或许剑圣他们还会留唐韵一命。

    可现在,唐韵已经把话说绝了。

    既然如此,他们炎夏,又有何可惧?

    大不了,便是与楚门撕破脸。

    若想战,那便战。

    炎夏闻名绵延上下五千年,面对外敌,何曾毫无底线的卑躬屈膝。

    嗡~

    所以,在下定决心除去唐韵的那一刻,剑圣手中长剑,便嗡然出鞘。

    那声嘹亮的剑鸣,只若龙吟虎啸,响彻了整片虚空。

    纵横剑气,劈开天地。

    锋芒所向之处,亦是唐韵的胸膛。

    “唐门主,到此为止了。”

    “你此生最大的错误,就是招惹我炎夏武道,招惹我武神之殿!”

    轰~

    巨锤震碎虚空,声浪响彻寰宇。

    在剑圣与拳皇两人双双出手之后,唐浩也不甘示弱。

    手中的黑色神锤迎风暴涨。

    到最后,就仿若一个厚重山岳,被唐浩握在手中。

    就这般,带着踏碎凌霄之势,狠狠的砸向唐韵。

    一拳一剑一锤,三大封号,三位柱国,三道至强攻势。


 

    便在电光石火之间,陡然绽放而开。

    好像焰火,在夜色下盛开。

    那滔滔的威势,只若江海。

    没有人怀疑,在这次的攻势之下,唐韵怕是将必死无疑!

    或许,唐韵是楚门之主,是天榜第一。

    但她终究,身负重伤,又是羸弱之躯。

    曾经再多的辉煌,在强的威势,也再也挡不住剑圣三人的必杀一击。

    “终究,自己还是要倒在这里了吗?”

    看着越加迫近的磅礴劲气,感受着那汹涌而来的无尽威势,站在生与死的十字路口的唐韵,美眸之中,竟没有流露出半分的惶恐与惧意。

    那倾城绝色的俏脸之上,所有的,不过是悲戚与失落。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唐韵竟然又抬头,看了看景州市区的方向。

    尽管,她已经决定斩断跟他的一切关系了。

    可为什么,临死之前,脑海之中出现的 面孔,依旧是他。

    甚至,下意识的看过去的,还是那个少年离开的方向。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哪怕她怀胎十月为他,千里赴江东也为他。

    可换来的,也不过是他的一句,再也不见。

    寥寥几个字,却是疼的唐韵,近乎心碎。

    有时候,唐韵也会问自己,如果再来一次,她会不会选择留下那个孩子。

    会吗?

    也许,还会吧。

    呼~

    万千攻势,已经到了面前。

    唐韵,很是平静的闭上了眼。

    静谧的样子,像是一个青春年华的少女,仰着头,对着阳光,张开了她的怀抱。

    “就这样,结束吧。”

    唐韵莞尔笑着,在心中轻轻低语。

    她美眸闭着,视线已经是一片凝沉的黑暗。

    然而,没有人看到,有两行清泪,顺着唐韵的眼角,缓缓流下。

    是孤独,是难过,亦或者是失落。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 唐韵,究竟怀着怎样的情绪,奔赴死亡。

    “结束了。”

    叶擎天闭上眼,不忍再看。

    “唐韵,属于你的时代,彻底结束了。”

    风中雨中,莫孤城在狞笑。

    然而,就在拳皇等人认为唐韵接下来将必死无疑之时,谁能想到,天河深处,竟有雷暴炸开。

    紧接着,一道森然冰冷的声音,仿若从九幽深处而来。

    顷刻间,席卷天河!

    “本龙主的女人,我看谁敢动她?!!!”

    一句话,令天河颤栗,星光黯淡。

在洪勇把这块姜丢回到了李于基的餐盘里之后,他倒也不再开这种玩笑了。

    “沐沐,这个给你。”

    张致墚从自己兜里面掏出一小瓶东西,放到了夏沐的面前。

    “给我的?”

    夏沐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一小瓶防晒霜,好奇的问。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句子迷经典语录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jmw.net/a/8694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