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感悟

sm另类残忍调教穿环 局长潜新婚少妇

    每个女人的灵魂深处,都潜藏着这么一份母爱吧。

    便是清冷威严如楚门门主,也不例外。

    十月怀胎的辛劳,一朝分娩的痛楚,注定让每一位母亲,都深爱着自己的孩子。

    哪怕是唐韵!

    不过,再眷恋,又能如何?

    唐韵深知自己的身份,是不可能亲自抚养这个孩子的。

    想想也是,堂堂楚门之主,天榜第一, 当今武道界女帝一般的人物,竟然为人生儿育女?

    此事若是传出去,且不说唐韵自己的形象崩塌,便是楚门的名声,也定将跟着受损。

    到时候,整个楚门也将成为一个笑话吧。

    可以想象,届时唐韵不止要忍受众人异样的目光,估计楚门内部的高层长老,也不会放过唐韵吧,首先要杀的,估计就是唐韵的那个孩子,再然后就是那孩子的父亲。

    堂堂天下第一宗门,岂容此等污点存在?

    唯一的方法,就是抹杀掉所有相干人物!

    所以,那孩子若跟着唐韵,存活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因此,权衡利弊之下,她才悄悄来到江东,就为了在妊娠之后,将孩子交给叶家抚养。然后,自己在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不过,唐韵千算万算,却是万万没想到,那小生命的诞生,竟然造成了那么大的动静,更是给叶凡的家乡造成了那么大的破坏,而且对自己的消耗也这般巨大。

    生命的传承,当真是太不容易了。

    即便唐韵已经站在了力量之巅,但是面对这等事情的时候,却依旧要经历生死。

    房门外,唐韵站在原地,抬头看向景州的方向,久久望着。

    良久之后,她眨了眨眼,用力的挤掉眉眼之中的那几点晶莹。

    绝色雍容的俏脸上,之前所有的无助与柔弱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属于上位者的威严与清冷。

    “叶凡,结束了。”

    “当年,雨林之巅,是我唐韵亏欠于你。”

    “但这一次,当年对你的亏欠,我彻底还清了。”

    “至此,我唐韵,再不欠你。”

    “从今以后,要么不见;要么再见,便是刀剑相向,生死相向。”

    呼~

    寒风凛冽,卷起漫天风沙。

    天河下,那道绝色醉人的倩影,遗世而立。

    眉眼之中的那抹森然,却是寒冷如冰。

    那个风华绝代、让人闻风丧胆的楚门门主,又回来了!

    其实,再见叶凡之前,唐韵心中依旧残存着对叶凡的几丝温柔。

    毕竟,叶凡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与她有肌肤之亲的男人。

    同样,也是唯一一个,为了守她、护她,不惜性命的人。

    唐韵独行一生,孑然一身。

    手下亡灵无数,身后追求者众。

    但从没有一个人,像叶凡那般,不顾一切的对她这么好。

    有时候,俘获一个女人的心,就是这么简单。

    发自内心的对她好,就足够了。

    尤其像唐韵这种,位极权势之巅,一生都与孤寂与寒冷相伴的人。

    哪怕稍微的一点温暖,便足以融化她们冰冷的内心。

    更何况,叶凡带给唐韵的感动,绝不止是一星半点。

    或许当初,唐韵任性的决定为叶凡产下这一子,就是因为叶凡曾经对她的好,以及带给她的感动吧。

    但现在,都结束了。

    从叶凡转身离开,将她一人留在此处的时候;从叶凡恶语相向,说出那句再也不见的时候,唐韵心中仅存的对叶凡的那点温柔,便彻底不再了。

    这样也好。

    他与她之间,本就是不会有结果的纠缠。

    就这般,相忘于江湖,或许是最好的结局与归宿。

    最后忘了一眼那少年离开的方向,唐韵也便收回了目光。

    她抬起脚步,便准备离开这里了。

    嗖嗖嗖~

    就在此时,天河深处,突然有破空之声响起。

    紧接着,数道磅礴拳劲,便如炮弹一般,飞流而下,直落九天。

    锋芒直指之处,赫然便是唐韵之所在!

    唐韵也不愧是一代强者,哪怕身子处于极度虚弱的情况,却依旧靠着自己敏锐的感知,准确预知了攻击落下的地方。

    然后莲步轻移,侧身连行数步。

    轰~

 

    拳劲落空,带起沉闷轰响。

    天河颤抖,大地开裂。

    冲天的灰尘,震散了天边的云彩!

    回头再看时,发现刚才唐韵所战之处,已经是一个深达几十米的峥嵘大坑。

    可想而知,刚才那一拳的威势,究竟有多大。

    唐韵当时眉头便皱了起来,一双美眸望着攻击袭来的方向,一片冰寒。

    “这么快,就到了吗?”

    果然,唐韵的话语刚落。

    天河尽头,便有数道身影,悄然出现。

    其中一人,腰悬巨锤;一人,背负长剑。

    一人,虎目熊腰。

    还有一人,风流儒雅,白衣飘飘。

    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唐韵的眉眼深处,有着一抹绝望,悄然散过。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四大封号,炎夏武神殿四神齐聚。

    这份阵容,便是唐韵全盛时期,也绝不敢小觑。更何况现在呢?

    嗖嗖嗖~

    这四人脚踏天河,身如幻影。

    前一秒,还在千米之外。

    可下一秒,便已经出现在了唐韵眼前。

    他们四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呈圆月之形,将面前女子团团围住。

    就好像四把利刃,同时对准了唐韵的胸膛!

    唐韵毫不怀疑,一旦她稍有异动,这四把尖刀,便会毫不犹豫的刺穿她的胸膛。

    “唐韵,楚门门主,果然是你!”

    “当今武道界,敢在我炎夏之地肆意乱为,随手便屠杀十万余人的女子,除了您唐韵门主之外,怕是再无第二人了。”

    短暂的沉寂之后,拳皇莫孤城愤怒的话语,便如雷暴一般,响彻此间天地。

    其实,从唐浩与一位女宗师遭遇之后,莫孤城便已经怀疑,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是唐韵了。

    不过,当时唐韵与昊天宗师交手时,还带着面纱,所以唐浩没有认出来。

    但现在,唐韵面纱不在,音容显露,莫孤城他们自然一眼便认了出来。

    “唐门主,您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过分了吗?”

    “这么多年,我炎夏武道自问与你们楚门井水不犯河水。”

    “可你,却潜入我炎夏神州,滥杀无辜,屠杀江东子民十余万人。”

    “血染江东,乱我神州。”

    “我等身为护国之柱,岂能饶你?”剑圣背负长剑,双目如冰,死死的盯着前方那紫裙女子。

 呼~

    月光流淌天地,寒风卷过风沙。

    夜色之下,一道绝色倩影,遗世而立。

    在她面前,炎夏四大封号目光如炬。

    刀未出,剑未起,但是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却是已经压得人踹不过气了。

    唐韵、叶擎天、武神殿殿主萧辰….

    眼前的这几人,随便拿出一个,都是足以镇压一方的盖世强者。

    可现在,这些巅峰强者,齐聚此处。

    可想而知,眼前天地之间的压迫,究竟是何其厚重?

    此时,剑圣蕴含怒声的话语刚刚落下。

    只是,面对剑圣跟拳皇莫孤城两人的质问,眼前佳人就仿若未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句子迷经典语录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jmw.net/a/8693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