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感悟

女调教男sm现代女攻 纯肉高黄np一女多男穿越

理智告诉他,现在是杀唐韵的最好时机。

    虽然刚刚,他与唐韵仅仅只有几分钟的相处,但是叶凡感觉得出,如今的唐韵极为虚弱。

    自己杀她,几乎是易如反掌。

    只要唐韵一死,楚门的整体实力起码削弱五成。

    到时候,他踏灭楚家的计划,成功率也将大大提高。

    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是下不了手!

    当年,他唐韵都下的了手杀自己,自己为何就这么不争气?

    想到这里,叶凡手掌攥紧,指尖都陷入了血肉里。

    “既然不是你的,那也得找到人家父母,把孩子送过去。”

    “小凡,你门路广,你让人找一下吧。”

    “虽然那天我没有看到那人的面容,可是那种出尘的气质,这江东怕是没几个会具备。”

    “应该很容易能找到。”

    “对了,可以调一下路上的监控。看看有没有拍到。”

    “她穿一身紫裙,蒙着白色的面纱,一头乌黑的长发。这些特征都很明显的。”

    “虽然这位妈妈不知道什么原因把孩子送过来,但既然跟我们叶家没有关系,那就应该把孩子还给人家。”叶夕眉轻声说着。

    而叶凡听到后,却是浑身一颤。

    他猛然抬头,双目直视着自己母亲:“妈,你刚才说什么?”

    “你说这孩子的母亲,一身紫裙,面遮轻纱?”

“是啊,那姑娘的眉眼也很好看,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她身上那种雍容高贵的气质,依旧让我印象深刻。”

    “你妈这一生,也算是见过很多大人物。”

    “但是论气质,没有一人,能比的上她的高贵。”

    “就是不知道,那姑娘究竟遇到了什么困难,竟然连孩子都要送出去。”

    “也是个可怜人啊~”

    “孤苦伶仃,一个人带着孩子,在最需要的时候,没有男人倚靠。”

    “只怕是,遇人不淑吧。”叶夕眉摇头,长长的叹息着。

    说到后来,叶夕眉的情绪也低落下来,眉眼深处,有着莫名的忧伤席卷。

    或许,在说起她人的时候,叶夕眉也想起了自己的那些往事吧。

    当年的她,不正是在最需要男人倚靠的时候,却惨遭抛弃。

    最后,她历尽艰险,方才带着叶凡回到叶阳镇的老家。

    正是因为有着类似的经历,叶夕眉方才更加的感同身受。

    深知那位姑娘,在经受着怎样的无助与孤单。

    所以,叶夕眉希望叶凡最好能寻到她,尽量的帮助一下那位姑娘。

    可是,就在叶夕眉叹息之时。

    只听嗖的一声。

    气浪炸开,狂风席卷。

    刚刚还坐在桌前默默吃饭的叶凡,竟然仿若炮弹一般,直接便朝着外面漆黑的夜色冲了出去。

    那带起的风浪,却是连满桌的美味佳肴,都掀翻了。

    死寂,良久的死寂。

    直到数息之后,处于震颤之中的众人,方才逐渐的回过神来。

    “这~”

    “这…”

    “这..这发生什么了?”

    “小…小凡,这…这是疯了?”

    叶家众人面面相觑,完全搞不懂情况。

    就连叶夕眉,也是如丈二的和尚一般,摸不着头脑。

    “这臭小子,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事这么急?”

    “饭都不吃完。”

    叶夕眉一声嗔怨,看向窗外的目光之中,尽是担忧。

    “希望,别出什么事情吧。”

    正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

    如今,景州突逢异变,家中又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孩子。

    一桩桩一件件,太多的扑朔迷离。

    便是叶夕眉也不禁怀疑,这么多的事情凑在一起,真的只是巧合吗?

    ————  

    ———— 

    呼~

    灼热的风,仿若野兽的低吼,在耳畔回响。

    夜色之下,那道瘦削身影,仿若鬼魅一般,踏空急行。

    速度之快,在空中近乎拉出道道幻影。

    眼前此人,不是别人,自然正是刚刚从叶家宅院之中,冲出的叶凡。

    “不会错了,就是她。”

    “那女人,一定是唐韵~”

    “紫裙长发,雍容高贵。”

    “出尘绝色~”

    “这世上,也就只要她,才配得上这些形容。”

    “我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是她的!”

    叶凡手掌紧攥,在心中低吼着。

    之前刚到景州的时候,叶夕眉便已经给叶凡形容过那晚出现在叶家老宅的姑娘。

    当时的叶凡,根本没有上心。

    因为,他觉得这孩子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他自然不会关系这孩子的母亲是谁了。

    可是,在见了唐韵之后,如今再听到自己母亲的话,叶凡的心,不禁开始动摇了。

    难道,这孩子,真的是他跟唐韵所生?

    不然的话,唐韵为何千里迢迢降临景州,将孩子送给自己母亲。

    又为何在之前面对自己的时候,有那么大的怨念与委屈。

    这一切,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孩子,是唐韵为她所生。

    “可是,什么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叶凡心乱如麻,开始疯狂的回忆自己跟唐韵的过去。

    他跟唐韵相识不过两年而已,相处时间也并不长,唯一的身体接触,就是在楚家老宅双休龙神体的时候。

    可是,叶凡清楚地记得,那时候他与唐韵最亲密的行为,也不过是失智唇舌的相触而已。

    难不成,亲吻也能生孩子?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叶凡与秋沐橙怕是早就儿女成群了!

    “难道,是那一次?”

    就在叶凡疑惑之时,他突然记起了之前山洞之中,自己吞服火灵果修炼之事。

    云道天书之中曾有记载,火灵果乃是至刚至阳之物,能量磅礴,炼化之人九死一生,非至强之人切勿炼化。若强行炼化,危难之时,可寻一女子,行阴阳调和之事,或许能逃得一命。

    “难道,那次我炼化火灵果,实际上是失败的?”

    “最后是靠着唐韵献身,调和阴阳,方才让我顺利炼化?”

    轰~

    想到此处,叶凡只若醍醐灌顶,很多事情竟豁然开朗。

    怪不得,那次醒来之后,唐韵便无影无踪。


 

    怪不得,那石台之上,会留下一朵玫瑰般的殷红血迹。

    也怪不得,景州之地,会突生异像,有如此磅礴的火属性能量爆发。

    还有,也怪不得,唐韵会如此虚弱。

    这一桩桩一件件,叶凡全都想通了。

    那孩子,就是他与唐韵孕育而生。

    因为继承了一部分火灵果的力量,方才会诞生之时,造成如此破坏。

    “为什么不说?”

    “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个蠢女人,你为何瞒我?”

    “若是你出了事,你让我楚天凡,此生何安?”

    叶凡心急如焚,双目赤红如血。

    他一边在心中低吼,一边疯了一般的朝着之前唐韵所在的方向疯狂赶去。

    ————  

    ————  

    夜幕。

    夜色冰凉,月光如水。

    那处仅存的庭院里,一直盘膝静坐的佳人,缓缓的睁开了双眸。

    可是,哪怕静修了一天,她的气色,依旧没有好多少。

    唐韵虽然早知道,自己的任性行为,会让自己的修为暂时下降。

    可是,她却是万万没想到,竟会下降这么多。

    而且,不止是修为方面的消减,甚至心神体力,唐韵都觉得减弱了数成。

    如今站起来,唐韵都觉得有些力不从心,眼前一阵阵发黑。

    “不行,我得尽快离开。”

    “再不走,叶擎天他们就该到了~”

    尽管身体的虚弱,不足以支撑唐韵长途跋涉。

    可是当下的情形,已经让她不得不离开了。

    她已经感觉到,危机越来越近了。

    一旦让炎夏武神殿发现了她,炎夏的封号强者,定然不会放过她。

    最终,唐韵还是咬牙站了起来。

    她推开门,外面是一望无边的夜色,以及伸手不见的黑暗。

    有那么一个瞬间,唐韵突然愣住了。

    眼泪,竟然不受控制的就流了下来。

    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人生第一次,觉得孤单,觉得无助与害怕。

    再坚强的女人,在这种时候,也会渴望倚靠与呵护吧。

    可是,在她最需要陪伴与温暖的时候,却只有黑暗与寒风为伴。

    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唐韵,心中究竟有着怎样的悲凉。

 有时候,唐韵也在想,自己放弃原则,放弃高贵,为他生下一子,值得吗?

    明明自己跟他之间,根本不可能。可为何,自己却还要留下这段与他的孽缘。

    最后落得这般田地,不是自找的吗?

    可是,每当唐韵心中悔恨的时候,便会想起自己孩子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

    那粉雕玉琢的脸庞,那仿若星星般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还有那纯净的不含有一丝瑕疵的笑脸。

    真的,在看到那小生命的第一眼,唐韵的心直接就融化了。

    只觉得,自己所付出的所有的一切,都值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句子迷经典语录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jmw.net/a/8693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