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

陌生人揉捏花蒂舒服享受/受在公交车被攻c

正当我准备把徐晓芸扑到在沙发上时,徐晓芸却按住了我的手,呢喃道:“这…这里不可以,我们回屋子里去…”

我一把抱起来徐晓芸,就往屋子里头跑,迫不及待的把徐晓芸扔到了床上。

正当我刚开始准备下一步的动作的时候,屋子的防盗门传来了窸窣的响声。

徐晓芸脸色一变,刚才的媚态瞬间消失不见:“快…快躲起来,那个人来了!”

我心里头暗暗叫苦,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不过没办法,如果被发现了,可能我这份保安的工作就要丢掉了。

情急之下,我直接钻进了徐晓芸的床底下。

还好,或许是为了迎合某些人的恶趣味,这床十分宽大,床下有足够的空间确保我不被发现。

“哟,宝贝儿,猜猜是谁来啦?”一个粗壮的中年男人的嗓音响起,说出来的话十分油腻恶心。

徐晓芸瞬间入戏,娇滴滴的回答道:“当然是我的宝贝儿老公回来啦~”

徐晓芸话音刚落,屋门儿就被打开了,一个穿着西裤和皮鞋的男人走了进来,扑通一声直接趴到了床上:“宝贝儿,我们快点儿开始吧?”

“哎哟你急什么啊?”徐晓芸埋怨道:“能去洗洗澡吗?”

“你不知道,最近我家那母老虎看我太严了,我好不容易才逮着机会来看你。”男人说:“快点儿,我们快点儿来一次我就赶紧回去了。”

“切,还说多来陪我,你这个没良心的男人。”徐晓芸幽怨道。

“对不起啦乖。”

“原谅你了,不过最近我看上了一个包包…”

“一会儿我给你转钱,自个儿去买啊。”

“老公,你真好……老公……不要…不…要…”

接下来,我头上的床板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咯吱咯吱”的声音听的人牙酸不已。

徐晓芸的媚声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交杂在一起,让床底下的我紧张到快要窒息。

不过偷听带给了我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刺激感,我甚至忍不住开始幻想,趴在徐晓芸身上的那个男人是我,那该有多爽啊!

二人一直大战了整整半个小时,男人舒服的给徐晓芸转了账,潇洒的离开了。

徐晓芸出去送完那个男人以后,才把我叫了出来,红着脸问我:“你没事儿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啊?”看着徐晓芸那张还残留着红晕的脸蛋,我苦笑道:“时候不早了,我再不回去就该挨骂了,改天再来找你。”

徐晓芸笑着把我送走了,我还寻思着之后的几天,经常来找她玩玩儿,好好发泄发泄前段时间在黄丽丽身上积攒下来的火气。

可没想到,我回去就没见到保安刘队长的身影,只能在保安室里头守了一夜,强行值了个夜班。

直到第二天清早,物业把迷迷糊糊的我叫醒,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由于最近小区里女性内衣经常被盗,所以小区业主们集体报了警,最后发现是保安队长这个猥琐的胖子干的。

刘队长被拉下马了,直接脱了保安服去蹲号子去了。

而我,也因为送快递时,给小区里的人留下了些好印象的缘故,成功接任了新一班子的保安队长,月薪直接从两千涨到了六千,整整翻了三倍还多。

距离凑齐手术费又近了一步,这两天我连走路都带风,自从当了保安队长以后,晚上出去巡逻的活我就再也没有干过。

这活直接交给了平时老是拍刘队长马屁的陈六,看他不情不愿嘴里骂骂咧咧却还是要乖乖的听我话,这感觉简直爽爆了。

别说,当保安队长就是滋味不太一样,我坐在监控室里的皮椅上,椅子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显然平时老是撑着刘队长膘肥体壮的身体。

小区前后左右,一共分为了八个区域,但这里只有前门和后门有摄像头,所以这活计还是很好搞得。

事发突然,也不知道刘队长有没有留下什么好东西,我忽然兴起,在房间的办公桌上一通乱翻。

竟然在第三个抽屉里发现了一件东西,可能是当时抓走刘队长太慌乱了,竟然让他这么匆忙没有放好就被逮进去了。

之所以肯定是刘队长的东西,是因为这是以前我看到的那部安装了监控的手机,现在这家伙坐牢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句子迷经典语录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jmw.net/a/6991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